ccodes.net
专注资源分享

搭车“碳中和”?创业/投资要当心这些坑

 

2020年9月,我国政府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上提出:“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,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,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,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。”随后又通过政府工作报告、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等契机,不断加码强调。加上欧美日等国家相继出台有关利好政策、新能源题材的企业在资本市场大受追捧,一时间“碳中和”成了新的创业和投资风口,跃跃欲试者众多。但是“碳中和”题材的商业机会,与过去人们熟悉的消费互联网大为不同,很多“坑”对于创业者和投资人而言必须小心警惕。这其中,既有“消费互联网”向“产业互联网”转型中的共性问题,也有一些“碳中和”所在能源细分领域的个性问题。“政策调整多,预期波动大”和“链路长又深,闭环慢增长慢”,是最值得创业者关注的两个威胁,投资人也必须要有相应的思路调整。政策调整多,预期波动大首先明确一点,“碳中和”概念的商业机会,目前大多仍是政策驱动。例如新能源汽车行业,目前还不能承受补贴完全撤出;所谓“光伏平价上网”,忽略了光伏在电网建设、电力系统运行等方面的负面影响,这些负面影响是因为政策照顾才没有充分货币化,否则光伏投资会受到很大冲击。因此,对于“碳中和”概念的政策环境需要仔细检验。目前的“碳中和”商业故事中, “中美欧日大共振”是一个重头戏。但它真的完全可靠吗?首先,欧美等地的有关政策,取决于政策制定权由其内部哪个派别掌握。以美国为例,拜登代表的民主党政府目前在白宫、参议院、众议院三个核心权力机构都占优,因此人们才对美国的气候政策抱有信心。但是,这种格局真的稳定吗?拜登本人夺取白宫宝座的过程险象环生;民主党夺取参议院更是一个相当程度上的意外。在美国社会矛盾日益加深的背景下,民主党的民意基础并不稳固。在下一次大选,甚至参议院改选中,保守派很可能重夺政权,使得气候政策难产甚至逆转。退一步讲,就算民主党持续掌权,在国际局势日趋复杂的背景下,“碳中和”有关的政策也可能被其他议题所绑架。早在2011年,欧美多国就曾以“反倾销、反补贴”为由,对中国的光伏产品设置关税壁垒,造成国内产业链上下游蒙受重大损失。而当时美国掌权者正是非常重视全球变暖问题的民主党总统奥巴马。就算在政策可预期性较强的国内,也会出现补贴拖欠等预期不到的变故。由于政策因素的影响力极大,其本身的不确定性有可能会引起“碳中和”企业的收入和估值如同坐过山车。基于这些因素,加之能源行业本身的资本密集属性(很多企业会选择高杠杆经营),就会出现行业风险大而企业抗风险能力弱的局面。链路长又深,闭环慢增长慢说完政策因素,再来说说“碳中和”业务本身。首先应该明确,90%的“碳中和”赛道都是To B的,而且面向的是重工业、硬科技。这些场景往往非常复杂,非公开的Know How多,业务链路又长又深。这就产生两个问题:首先是业务闭环慢,然后是体量增长慢。先说业务闭环慢。一项工业技术创新,按照正常流程要经过实验室小试、中试、工业试验生产线、示范性项目、大规模推广等一系列环节,才能真正完成一个业务闭环,证明自己的可靠性和价值。这套流程往往要花费数年的时间。这是因为实体设备很难像软件那样快速试错迭代,只能一步步推进。在如此长的链条上,你很难预料坑在哪,坑有多大。一位光伏圈的女前辈,曾因为土地属性问题纠缠不清而险些导致路条过期,整个项目差点崩盘,在自己的车中情绪崩溃、痛哭流涕;每次货币或金融政策调整都导致资本密集、杠杆高企的新能源行业风声鹤唳;新能源装机剧增后,系统调节能力不足导致弃风弃光,收入大减使得无数电站运营方资金链断裂;2020年由于玻璃行业去产能,光伏玻璃价格全线暴涨,下游企业大出血……凡此种种,不胜枚举。小规模跑通之后,体量扩张也不容易。比如:你的新技术可能只是客户业务流程的一部分,而客户原来的解决方案是整套的,没法单独升级某一个环节,你提供的效率改进又不值得完全“推翻重来”;你的新技术动了客户内部利益小团体的奶酪,所以受到坚决的抵制……这跟做To C生意靠“买流量”、“地推”就可以做出增长,是完全不同的概念。在“经典的”互联网To C业务中,创业者面对的是个体决策、受社会学和心理学支配、而且基本匀质的消费者群体;但在“碳中和”业务中,创业者面对的是群体决策、更“理性经济人”、而且个别情况千差万别的企业决策者。关键是,还要再加上“工业场景”这个堪称“复杂度倍增器”的标签。投资者换思路,猎手OR“饲养员”前两部分内容主要介绍了创业者面临的问题,这也必然穿透到投资人的面前,对他们提出新的要求。例如,VC的业务模式可以概括为“看100个项目,投10个;10个里面活1个;活下来的一个带来20倍回报”。在“碳中和”有关的项目上,可能就需要在业务开展的方式和节奏上有所调整:养多少Phd才能看100个硬核项目?得多长的周期,才能确定某个项目能够跑通?没跑通的项目真的是因为项目本身不行吗?活下来的项目成长到20倍要多久?能跟之前的募资和退出周期匹配上吗?投资人朱啸虎曾经总结过:“闪电式扩张在消费互联网是有效的,如果你比对手晚6个月基本上就没戏了”。他的那套靠“找到可复制、适合烧钱铺开的切口-烧钱买量扩张”的打法,也自此成为资本加速增长的正统范式。最近的社群团购、国潮消费品等概念的企业,仍然相当依赖这套逻辑。但这在“碳中和”项目中很难发挥作用。因为这类生意的扩张很难,远远难于买流量推广APP,或铺设共享充电宝机柜,按消费品的方式补贴用户也不会有太大用处。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,本身意味着一个非常良好的营商环境,项目团队往往可以更专注产品的打磨。但To B业务就要复杂的多,工业场景则要更上一个台阶。如果再递进到以能源领域为主要细分场景的“碳中和”项目中,无疑更为错综复杂。毕竟有很多能源领域的场景向社会开放还没有几年时间,或者政策上放开了很长时间,但实际上还没有按照市场经济的逻辑运行。这就要求过去习惯当“猎手”的投资人,更多的扮演“饲养员”的角色了。不仅要找到好的项目和团队,给他们足够的钱去“烧”,还要在项目的成长过程中协助解决很多核心团队不擅长的难题,终让核心团队能专注在更硬核的事情上。文章
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