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codes.net
专注资源分享

​全民「转行」浪打浪,前浪后浪都晾在沙滩上

 
短视频,自媒体,达人种草一站服务
前几日,招聘行业上演了颇为魔幻的一幕:帮助求职者找工作的人,现在也要自己找工作了。4月26日,据媒体报道,前程无忧对此前被曝光的裁员消息给出了解释,称此次关闭石家庄、乌鲁木齐、厦门、兰州等11座城市办事处,影响到127名前程无忧员工的劳工关系。前有58同城,后有前程无忧,究其原因,企业的招聘需求大幅降低,大量员工放弃跳槽导致简历投递下滑,求职者的求职需求也大量减少,因此,招聘平台来自B端、C端的用户双双缩减。招聘平台的困境,最直接地印证着整个求职和招聘市场在后疫情时期的“畸形”。2020年是求职者的难关,但笼罩在他们的身上的不只是企业裁员、缩招,还有旅游、影视、餐饮等行业的整体不景气给员工带来的职业危机和焦虑,他们被经济和行业局势裹挟着,也在小心翼翼地谋求转行。最近流行前浪以羡慕之名说教后浪,但事实上,不论是前浪和后浪,在如今的形势之下,都被晾在了沙滩上。微商?真香疫情之前,很多人疑惑为什么朋友圈里这么多人都去做微商;疫情之后,当他们自己也成了在朋友圈发广告的微商,才深感生活不易、微商也难。去年,社交电商概念火爆,带动了微商从业者的大规模增长,从2017年的3000万达到了4800万。一位北京某VC机构的分析师吐槽,“我的发小也在朋友圈卖衣服了,你说好端端一个小姑娘,为啥要做微商呢?”言语之中,多是不解和不屑。然而,今年VC被逼或者自愿退出的数量愈加激增,当他听说很多同行纷纷转行,也有人去做了淘小铺的微商,他才意识到自己也没法像以前一样地活着了,整个圈内到处弥漫着“中国再无VC”的论调。转行微商的更多是代购。自国外疫情爆发,线下商场悉数停业,不少代购无法出门扫货,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将会面临“失业”的危机。张娟是一名资深代购,意大利封城时,她被留在米兰。在刚开始得知国内疫情的消息之后,她开始频繁地跑商场、囤货,密集发了几天包包,但2月份疫情蔓延地厉害,导致回国物流渠道价格翻倍,她的很多订单都被搁置。原本以为国内疫情好转后,可以尽快卖掉囤货,没曾想意大利疫情爆发,商场关停,物流、飞机也暂停运营。现在她只能靠仅剩的囤货维持不太频繁的生意,她表示,我认识的代购们都在卖囤货,而且还有朋友跟微商合作,卖面膜、卖阿胶。与张娟不同,从事日韩产品代购工作的蒋丽,目前正处于无货可卖的境地,她之前囤的货已经快要售罄,也不敢铤而走险出国进货。不得已,她通过一些渠道联系了国内的厂商,在朋友圈卖起了国产面膜。蒋丽直言,“以前瞧不上这个行业,但现在没有办法,实在没钱了”。转行做微商或者卖保险,以前多多少少带着些业内调侃和自嘲的意味,网上甚至还流传着一张媒体人“转型路线图”:媒体—PR—自媒体—卖保险—微商。而今年,这种转行成了不少行业人员谋求自救的现实,从VC到代购,从导游到教培老师,他们在朋友圈发布的可能不再是旅游团信息或机构课程打折,而是各式各样的微商产品广告。这似乎也是大势所趋。《2020年疫情后的理想工作报告》显示,29%职场人倾向在长期雇佣+短期雇佣中找到理想工作,增幅超过220%。疫情后,为了进一步增加安全感和稳定性,部分职场人将选择多一份收入

'); })();